国产女人

  •   首页 » 生活都市 » 不夜城警花命案

      不夜城警花命案

      (其一)

        一开始小溪裏只是隐约有些红色的东西,出来玩耍的小男孩和他的姐姐最先
      发现了异样,紧接着,一些不可辨认的人体部位沿着溪水流下,切碎的肉块在水
      面上覆盖了厚厚的一层,啊!小男孩的姐姐最先叫出了声,她认得出其中有一大
      块的是女人的下体,被切成一段,只保留了上到腹部、下到大腿根的部分,一张
      血肉模糊的脸睁着死不瞑目的眼睛从 B裏向外看,腿间的肉缝被扯得裂了开,头
      颅把女体的下腹部撑的老大,长长的头发从腰间的断面伸出来,和肠子搅在一起
      ……

        三天前,市环球购物中心,女警秦雪娇化装成普通市民混进了歹徒的人质中,
      双手被反绑别在后腰,嘴裏被塞了男人打过飞机的内裤(当然不是每个人质都有,
      这只是美人的特别待遇),拿着枪的男人在人质的周围走来走去,已经过了一个
      小时了,人质们开始躁动不安,一个女人突然站起来企图沖出去,男人举起枪,
      一颗子弹打进了女人的后脑,就像一颗爆开的番茄,女人的脖子上便什麽都没有
      了,身体直愣愣的倒下,「可恶!」秦雪娇狠狠的咬着内裤,白色的液体被挤出
      来沿着嘴角流下,「要是他站的在近一点,我就能扭转局势!」秦雪娇不知什麽
      时候悄悄用小刀割断了绳子,但双手仍背在身后,静静的等待时机,同时心中默
      默祷告:千万不要再有人因爲沖动白白送了命。

        秦雪娇,22岁,18岁以优异的成绩考入警校,其实以她的分数完完全全可以
      去更好的学校,但是,秦雪娇从小就受当警官的老爸影响,不愿与这世上的恶共
      存,不顾父亲的反对,毅然决然的走上了警察的道路。

        在警局裏,秦雪娇是名副其实的警花,面容清秀,有明星的风姿,一束马尾
      辫在端庄上添了点俏皮,身材凹凸有緻,合身的警服套在身上,把该突出的部位
      都突出了来,皮肤又嫩又紧緻,一双长腿套上白丝,啧啧,男同事看到她都要在
      回过头去的一瞬间留下口水。

        但是别看她这样,或许她天生就是一名警察吧,虽是女人,格斗、枪技样样
      在警队裏拔尖,最重要的是高材生的她不仅武艺超群更有过人的谋略,谨慎思考、
      大胆行动,一切尽在秦雪娇的掌握之中,「来吧!」秦雪娇想,「让我来主持正
      义吧!」

        「米奇!米奇!」从秦雪娇的隐藏式耳机裏传出队友的声音,「一定要稳住
      人质的情绪!」「呜!」秦雪娇嘴裏塞着内裤该如何和人质们交流呢,但是,秦
      雪娇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人质们被关到贮藏室,只留了两个人看守,一个人巡
      逻的时候,另一个人会坐在窗边抽烟,每半个小时轮一次班,秦雪娇看了看表,
      还有 3分锺,下一班的男人会习惯性的走到自己面前的地方,秦雪娇活动活动手
      腕準备一举拿下。

        「嘿!该你了。」男人说,「喔,知道了!」男人若无其事的走到窗边,坐
      到窗沿上,一只脚搭上来,以动漫角色中帅哥的常用姿势坐了下来,「垃圾!」
      秦雪娇心想,「以爲自己很帅麽。」来换班的男人果然走近了秦雪娇,秦雪娇突
      然站起来,一只手捂住他的嘴,另一只手把脖子一掰,男人就无声的倒下了,秦
      雪娇对人质们做出了「嘘」的手势,从另一个歹徒的身后悄悄的靠了过去,一把
      小刀捏在手裏。

        现实中有一种心理现象,叫做斯德哥尔摩症候群,意思是被歹徒挟持的人质
      在受到极端的生命威胁时,会对歹徒産生一种神奇的情绪,会企图保护歹徒,人
      群裏,恰好有这样一个人。

        「有人过去了!」一个40多岁的售货员叫了起来,「怎麽会……」秦雪娇感
      到哭笑不得,歹徒听到声音,立即转过身来,把枪口瞄準了秦雪娇的头,秦雪娇
      抢一步上前,用胳膊把枪口压了下来,右手的刀子快速举起落下,把歹徒的脖子
      几乎砍断,歹徒的膝盖已经照着秦雪娇的下身顶了上来,然后就在快要顶上的一
      瞬变没了力气,整个人瘫软到了地上,好险,秦雪娇心想,自己虽然抗打击能力
      还算可以,但毕竟是女人,还是那种地方,要是被顶到,恐怕自己就得交代在这
      裏了。

        「我靠!你个没心没肺的家伙!」秦雪娇回过头来揪着女人的衣领数落到,
      但身爲警察的她遵守警队的纪律,不仅没有打她,连髒字都没吐出一个,「你个
      老处女!祝你一辈子没男人上你的床!」是吧,一个髒字都没有吧。

        「大家赶紧跟我过来,不要出声!」秦雪娇把刀子扔给人质们让他们割开绳
      子,把外套一脱,一身修身的警服露了出来,黑色的短裙让人想入非非,秦雪娇
      捡起歹徒的枪,带着一队人质走出了储藏室,大厅裏一个女王装的人手裏拿着皮
      鞭,正训斥着下属,背上还有蝙蝠的翅膀装饰,一颤一颤的很是滑稽,「一群没
      用的东西,连个女人都找不到!」

        是琳达!秦雪娇脑子一怔,琳达,黑道裏的邪恶女王,S中的极品S,落到她
      手裏的女警每一个活着回来,竟然被自己遇上了,真是幸运啊,干掉她,起码一
      半的邪恶力量会就此消失。

        秦雪娇给人质们打出了往外走的手势,自己却返回了大厅,观察者琳达的举
      动,等待着时机。

        一双手悄悄的从秦雪娇的身后伸出,嗯?!,一双手握住了秦雪娇饱满的胸
      部,胸前的警徽被挤进肉裏,生疼,「是谁?」一个强壮的黑人穿着运动短裤从
      秦雪娇身后将她锁住,这种力道!是职业格斗选手!坚硬的膝盖从秦雪娇的两腿
      之间袭来,重重的磕在阴唇上,秦雪娇听到自己的骨盆发出一声脆响,一股热流
      就滑落到了腿上,一时……没忍住……一股羞耻的感觉充满了秦雪娇的大脑,来
      不及做更多的考虑,黑人将秦雪娇举起,膝盖弓起来成马步姿势,然后将秦雪娇
      的双腿分开,将秦雪娇的下身向膝盖夯去,这种格斗技巧只存在于地下无限制格
      斗比赛,阴狠霸道,把人砸向膝盖的不仅是胳膊的臂力,更有腰部的力量,要知
      道腰上的力量是最强的,甚至胜过大腿,臂力、腰力、再加上重力,三种力量拧
      成一股摧枯拉朽的力量,而女人的下身,不过是豆腐般的存在而已。

        「啊——」凄厉的叫声甚至传到了楼外的警察耳朵裏,秦雪娇的阴部被瞬间
      砸扁,膝盖几乎顶到了肚脐的位置,子宫和卵巢像垃圾一样被粗暴的膝盖对待,
      血花在阴部爆开,秦雪娇把腹部高高拱起,身体僵直了一会,就捂着下身倒下,
      身体弓成虾米一样,臀部的肌肉疼得微微颤抖。

        「哎呦呦,这不是号称不夜城第一警花的秦雪娇女奴嘛。」琳达以一个获胜
      者的姿态站在秦雪娇的脸前,吩咐黑人松开秦雪娇,「黑暗的女王就要降临你这
      个城市了,你就是最好的献祭品!」嘴上这麽说,琳达当然不会这麽中二,论顔
      值,自己与秦雪娇各有千秋,论能力,也平分秋色,但爲什麽秦雪娇受人爱戴,
      而自己却只能生活在黑暗之中,其实,今天,琳达专爲秦雪娇而来,身爲警花的
      秦雪娇肯定会身先士卒,连跟警署也做好了约定,只要秦雪娇死,自己绝不踏足
      不夜城,黑道白道的势力就像一个大网把可怜单纯的秦雪娇困在裏面,此时的秦
      雪娇不知道已经不会有队友来救她了,她已经成爲了与恶魔交易的代价,真的犹
      如祭品一样。

        「啊——」秦雪娇忍痛站起,原来秦雪娇躺在地上是爲了悄悄解开胸罩,秦
      雪娇从把胸罩勒在黑人格斗家的脖子上,黑人使劲挣扎,奈何却用不上力,只能
      用胳膊肘一下一下的捣秦雪娇的胸部,砰!砰!砰!砰!砰!砰!砰!每捣一下,
      秦雪娇的身体就被打的左右摇摆,纤细的腰肢就快要断了似的,胸部的衣服被血
      液浸红了两块汙渍,警服的质量并不是太好,布料粗糙,在黑人的打击下,布料
      与秦雪娇的胸部摩擦,像砂纸一样,磨出了好几道殷虹的血印,秦雪娇用尽全力,
      把黑人向后拽倒,就在黑人试图解开胸罩的时候,秦雪娇松开手,趁这一瞬,秦
      雪娇把手指插进黑人的双眼,眼眶就像会喷出血的泉眼一样,黑人的力气都泻掉
      了,徒劳的挣扎着,「我赢了!」秦雪娇说道,一个跟头翻起来,向着琳达攻击
      过去。

        怎麽会,不愧是第一警花,这种决断力,太可怕了!

        琳达无处躲闪,这时她看到了那个40多岁的老处女,是人质,秦雪娇你失算
      了!「你敢过来我就杀了她!」琳达拉过老女人用枪指着她,秦雪娇这才发现,
      人质们竟然被逮了回来,「如果你不听话,我就杀了他们!」

        「开什麽玩笑!」秦雪娇继续逼近琳达。

        砰!老女人的头被一枪打爆,「你动一下我就杀一个人!这裏有11个人质,
      你想全害死他们吗!」

        「你个贱货!」人质们沖着秦雪娇骂道,「你想害死我们吗!你也配当警察!
      老实听女王的话!」

        这一句句的辱骂像刀子一样扎进秦雪娇的心裏,是啊,自己身爲警察就要有
      爲市民献出生命的觉悟,秦雪娇放下武器,「你杀了我吧。」

        「哼,没那麽容易,给我跪下!」秦雪娇听话的跪下。

        「爬过来!从我的胯下钻过去!」

        「没有可能!」

        「你会的。」说着,琳达一挥手,又一个人质被打爆了头。

        「可恶——」

        人质们的咒骂声越来越烈,各种不堪的字眼落到了她这个22岁少女的头上,
      骚逼、贱逼、髒逼,仿佛自己的生殖器惹到了他们似的。

        秦雪娇硬着头皮爬到琳达的脚前,琳达俯视着她,把双腿淫蕩的张开,「进
      来吧,我的孩子。」

        秦雪娇羞红了脸,但也只能去钻,当秦雪娇的脸探入琳达胯下的时候,一股
      尿臊味从琳达的下身传来,突然,琳达夹住了双腿,把秦雪娇固定在胯下,一屁
      股重重的坐下去,秦雪娇的肚皮被砸向地面,像是被人打中一拳似的,琳达像个
      疯子一样掀起秦雪娇的短裙,秦雪娇的上半身被琳达坐在身下动弹不得,琳达举
      起皮鞭,往秦雪娇的阴部抽去,一道血印横贯会阴处,又一鞭下来,鞭子恨不得
      打进秦雪娇的阴道裏去,下身生疼的秦雪娇怎麽挣扎也无法移动分毫,硬是吃下
      了十几鞭,下身感觉粘粘糊糊的,最柔嫩的阴唇被抽成肉酱,糊在生殖器上,鞭
      子再不住的抽打下被染成了红色。琳达意犹未尽的站了起来,秦雪娇痛苦在地上
      哆嗦着。

        「哎呀,我的鞋髒了呢。」琳达指着粘着秦雪娇血液的高跟鞋说道,「给我
      舔干净!」

        秦雪娇忍着下身的疼痛,趴着,左手捂着红肿的下体,右手护住血肉模糊的
      胸部,一口一口的舔起来,「真能干呀。」不一会儿,鞋面就被舔干净,但仿佛
      不够解气似的,琳达朝地上吐了口痰,「大家都让警花清理清理!」

        听了女王话的歹徒们也纷纷往地上吐起痰来,甚至人质们也在吐痰,顿时一
      股浓烈的臊臭气味弥漫在大厅裏,几十人份的浓痰若是装到一起,大概能把 1.5
      升的大可乐瓶装满,仅仅是喝1.5升的水现在的秦雪娇也做不到,更不用说是1.5
      升的浓痰了。

        但爲了人质的安全,秦雪娇爬来爬去,爬到每个人的脚底下像狗一样舔着新
      鲜的痰,歹徒们阴险的笑着,直勾勾的看着她的眼睛仿佛要看穿她的肉体似的,
      当舔到人质们的痰时,一个八九岁的小男孩愤愤的把手裏的变形金刚往秦雪娇的
      B 裏塞,「坏姐姐!坏姐姐!捅死你!捅死你!」小男孩不住地说。秦雪娇这才
      发现当自己爬动时,屁股带动了短裙,使得虽然屁股被短裙仅仅包住,但是下身
      却若隐若现的露了出来,小男孩长得矮,把手从自己身体下面伸进去刚好可以做
      到,变形金刚锋利的装甲把秦雪娇的阴道划出4、5道口子,鲜血沿着大腿内侧留
      下,自己保持这个姿势连一个小男孩都对付不了,靠着夹紧的双腿根本抵挡不了
      变形金刚对阴道的入侵,「威震天!变身!」

        小男孩按了电钮,变形金刚变成汽车形态,身高变矮的同时,汽车形态的变
      形金刚变得更粗了,秦雪娇差点哭了出来,「不行了!不行了!再插我,我的阴
      道就要坏了……」

        小男孩的母亲及时制止了小男孩,还打了小男孩的屁股,小男孩哭着说,
      「都怪坏姐姐!都怪坏姐姐我们才有人被杀死。」

        人群中又骂起来,不住的对秦雪娇拳打脚踢,胸部和屁股是重点照顾部位,
      秦雪娇顶着击打努力的吞咽着地上积累的痰,地上的痰快被舔干净了,但秦雪娇
      的肚子绷得紧紧的,一个男性人质突然从后面抱住秦雪娇的屁股,把自己的下身
      插了进去,一边激烈的做爱一边说道,「就是死也值了!就是死也值了!」后穴
      被侵入的秦雪娇被男人的力量沖击得觉得屁股要裂开,男人还不老实的揉捏着秦
      雪娇被灌满浓痰的大肚子,把浓痰从秦雪娇的嘴裏挤出来,浓痰落到秦雪娇的胸
      前,积累了一大堆。

        「砰」男人的头被一枪打爆,「真不老实,还没轮到你们了,着什麽急啊!」

        说着,又开枪打死了一名人质和小男孩的妈妈,「叫你舔的痰都吐出来了,
      你没完成任务,作爲惩罚,我杀掉两个人质。」

        「不——」秦雪娇绝望的大叫,「求求你杀了我吧!我愿意替他们死!」

        「想得美!」琳达狠狠的踩住秦雪娇的头,脱下一只丝袜,塞到秦雪娇的嘴
      裏,「别这麽着急啊,接下来可不要喊叫哦。」

        秦雪娇的胳膊和双腿,凡是衣服没有覆盖的地方都充满了伤口,秦雪娇演了
      口唾沫,跟着琳达爬了过去。

        「躺下!」秦雪娇已经放弃了抵抗,仰面躺到了地上,「把腿张开!」秦雪
      娇犹豫了一下,把双腿呈近 180度张开,身体柔韧度良好的她平生第一次用到这
      个高难度动作,这个动作是最危险的动作,身爲一个女人,阴部是最脆弱的地方,
      这样把阴部呈到敌人面前,秦雪娇已经做好了必死的打算。

        短裙被分开的双腿拉上来,阴部隐约可见,22岁的少女有着平坦的小腹,但
      现在阴部已经被鞭子和人们的踢打变得红肿,因此在短裙的包裹下,阴部微微隆
      起,像是塞了个芒果一样。

        琳达把高跟鞋的鞋跟瞄準阴道,使出全力捅了下去,「啊——」鞋跟扎透了
      秦雪娇的阴道,穿透了处女膜,像个锥子一样扎进子宫裏,并在子宫的顶部捅了
      个洞,处女血混着阴部被捅穿的血咻的窜了出来,大量的鲜血呲了琳达一身,秦
      雪娇捂着琳达的高跟鞋,身体骤然弹起,使出全身的力量搂着琳达的腿,在一看
      去,秦雪娇的双腿无力的摊开,阴部被琳达残忍的用鞋跟捅进去,地面上积了一
      大摊血,靠着阴部最近的肌肉剧烈的颤抖,秦雪娇的身体也跟着抽搐,「我的阴
      道……我的阴道……」秦雪娇神经质的反複说着,鲜血还像不要钱似的从阴道往
      外流着。

        「来人,按住她的腿!」琳达一鼓作气,仿佛秦雪娇的阴部是自己最大的仇
      人一样,发狂的不停的用鞋跟通着秦雪娇的阴部,在不是阴道的部位,也生生捅
      出血洞,秦雪娇的阴部被捅得血肉模糊,「咔嚓」鞋跟在琳达巨大的力量下断掉
      了,折在秦雪娇的小肚子裏,琳达还是不住的踩踏秦雪娇的小腹,没了鞋跟也不
      罢休,遍布阴部的伤口在琳达不住的踩踏下,都往外喷着血液,秦雪娇每被踩一
      下身体就反射性的弹起,又重重的落到地上,就像用阴部迎着琳达的脚一样,从
      一开始的「咚咚」声,可以听出秦雪娇的阴部还在抵抗者入侵的力量,到后来的
      「噗噗」声,秦雪娇的阴部被彻底捣烂,像是用木槌捣肉馅一样,秦雪娇的阴部
      受到了难以想象的痛苦,嘴裏的血随着被踩的一下一下的吐出血来,身体也一下
      一下的抽动,双腿牢牢被人拉住,丝毫无法合并双腿,琳达觉得踩累了,停下来,
      看着秦雪娇肉酱一样的阴部,觉得有些恶心。

        「来人!给我踩,不许停下!」

        更多的人围了上来,你一脚我一脚的踩着秦雪娇的下身,有时甚至两三脚同
      时踩下,歹徒们撒欢式的用脚跺着秦雪娇的小肚子,短短一分锺就总共踩了 200
      来下,秦雪娇夸张的抽搐着,嘴裏说不出一个完整的词语,只是「额额」的不时
      呻吟着,饱满的阴部现在已经瘪了下去,或者说根本就是烂肉一坨了,歹徒们却
      没有停下的意思,一个歹徒也躺下,抱住秦雪娇的腿,然后一下一下的踹着秦雪
      娇的阴部,脚跟直直的捅进秦雪娇的小肚子裏,另一个歹徒看见了,也学他抱住
      另一条腿,也躺下然后疯狂的踹着秦雪娇的阴部,溅起的血浸湿了周围每个人的
      衣服,所有人都在惊讶,仅仅是破坏阴部就能出那麽多血啊,由于有两个人躺到
      地上来跺白雪柔的阴部,因此正面的阴部就腾出了空间,因此每秒锺就能多出两
      个人踩踏白雪柔,长时间频繁的打击下,秦雪娇的阴部被摧毁成一团烂乎乎的血
      红的肉酱。

        秦雪娇艰难的嗑着血,不敢看自己的下身,「住手!」琳达喊道,「最后一
      下我来!」

        说着,琳达拿出一颗榴莲,把榴莲的头对準白=秦雪娇的阴部,本来琳达是
      想对準阴道的,但由于秦雪娇的阴部已经被捣烂了,所以已经无所谓了,琳达擡
      起脚,猛地朝榴莲踩了下去,整颗榴莲直直的捅进秦雪娇的阴部,硕大的榴莲瞬
      间进入秦雪娇的阴部,把秦雪娇的子宫活活撑爆,超大量的鲜血呼呼的往外流,
      榴莲的刺从肚皮上刺了出来,造成数不清的血洞,秦雪娇嘶哑的喊着,「救命—
      —」,下身痛苦的摇摆着,但琳达的脚却没有松开,伤口被扩张得大的能塞进一
      颗头,噗!秦雪娇的下身反射性的一拱,榴莲从秦雪娇的屁眼裏弹出一部分,衆
      人惊讶的叫出声,秦雪娇头一歪昏死过去。

        不夜城警花命案(其二)

        一盆冷水泼到秦雪娇的身上,秦雪娇一个激灵醒了过来,湿透的警服紧紧包
      裹着的身体在冷水的刺激下不住的哆嗦着,秦雪娇感到下身被什麽侵入,低头一
      看,原来是一根水管插进了自己的阴道,灌进去的水把脓血和碎肉沖了出来,浪
      迹不堪的阴部现在显得不是那麽恐怖了。

        秦雪娇环顾四周,周围是一圈铁网,似乎是那种铁笼擂台的中心,喧闹的喊
      声渐渐充满了秦雪娇的耳朵,果然,擂台外是密密麻麻的观衆,少说也有几千人,
      还有几块大屏幕,一块是秦雪娇脸的特写、一块是秦雪娇下体的特写,镜头拉得
      如此之近以至于透过湿透的薄薄的黑色短裙可以看到那条肉缝、还有一块是肚子
      的特写、一块是胸部的特写,阴部和胸部的屏幕上还用红色的油漆写着「爆裂」
      两个汉字。

        琳达站在擂台的另一边,高挑的身材和现在狼狈的秦雪娇比起来显得那麽耀
      眼,黑丝袜包裹着琳达粗壮的双腿,一双白色高跟鞋踏在足下,还用黑水笔在长
      长的鞋跟上竖着写了一溜小子「秦雪娇逼爆于此足下」,「哼。」秦雪娇发出轻
      蔑的笑声,「想和我在擂台上决一胜负吗,不自量力!」

        「呦—呦—呦—呦—呦—呦—呦—呦—」琳达得意的在秦雪娇的身边走来走
      去,「瞪着我干什麽呀。」

        「呸!」

        「听说你的格斗技警局第一,我倒想领教领教,你要是能活着和下擂台的话,
      我就放掉那些人质。」

        「少废话!放马过来吧!」秦雪娇站起来,摆出了格斗的架势。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琳达放肆的大笑着,突然眼神
      中流露出无比的自信,目光炯炯,「那麽我就做一个预告!——今晚!我会踩爆
      你的逼!」

        说完,琳达的身上发出一股寒气,空气中的水分凝结成细小的冰晶,形成冰
      箱裏能看到的那种白雾,这是!!!气化冷冻术!!!

        「没错!」琳达带好了铁指虎,「科学课老师教过你吧,人体被低温冷冻后
      会变得容易脆裂,抗日战争时期,日本的 731部队就曾做过这样的试验,把俘虏
      的胳膊冷冻起来之后,用锤子轻轻一敲就碎成一块一块的。而现在,我要用我的
      气化冷冻术冻结你的全身!!!」

        「额——」秦雪娇本来身体就受了严重的伤,在超低的温度下,秦雪娇感到
      浑身疼痛,连呼吸都不能轻易做到。

        「哈!」秦雪娇用尽全力,一拳捣向琳达的脸,受过专业格斗训练的秦雪娇
      可以一拳打死一头牛,但是,冷气减缓了秦雪娇的攻击速度,拳头被琳达一把抓
      住,「怎麽会!!!」秦雪娇恐惧的叫道,因爲秦雪娇感到被攥着的拳头从裏到
      外被冻的生疼,琳达冷笑一声,双手齐上,把秦雪娇的拳头从食指和中指间往两
      边一掰,在气化冷冻术的冷冻下,秦雪娇的左手竟被琳达轻易的撕开,「啊——」
      秦雪娇疼得流出了眼泪,琳达小心的放开了她的手,生怕秦雪娇死得太快,秦雪
      娇踉踉跄跄的退到铁笼的边上,捧着自己的左手,食指和中指之间的肉被生生掰
      开,一直裂到手腕出,但由于冷冻的原因,血并没有流出太多,但剧烈的疼痛使
      秦雪娇的左手像得了帕金森一样不住的抽搐。

        「喔——喔——」观衆们激动的大叫,把手裏打过飞机的套套往秦雪娇的身
      上扔去。

        琳达步步逼近,秦雪娇急忙向旁边躲闪,却被琳达抓住一只腿,琳达用手一
      扭,秦雪娇便倒在地上,紧接着就是一脚,重重的蹬在秦雪娇的阴部上,鞋跟抵
      在秦雪娇小腹的肚皮上,一用力,长长的鞋跟在小腹上捅出一个洞,鞋跟直直的
      插进子宫裏,「正中靶心!!!」琳达向观衆大声彙报,秦雪娇连碎掉的左手也
      用上,但也搬不动琳达的腿,鞋跟在秦雪娇的阴部一会而转一转、一会儿捅一捅,
      琳达让自己的鞋跟在秦雪娇的肚子裏肆意的搅动,然后往上一挑,「什麽!!」
      秦雪娇感到一股侵入脑髓的疼痛袭来,这种剧烈的痛感瞬间达到秦雪娇能够忍受
      的极点,秦雪娇凄厉的惨叫,身体像高潮一样的反弓着,琳达的脚已经拔出来了,
      鞋跟上挂着的是秦雪娇的子宫。

        秦雪娇捂着小肚子,即使是在气化冷冻术下也疼得流出了汗水,琳达把秦雪
      娇甩在一边,举着秦雪娇的子宫,耀武扬威的给观衆们看,正对着秦雪娇阴部的
      摄像头正转播着这样的画面,秦雪娇被黑色短裙裹着的小腹有一个瓶盖大小的血
      洞,鲜血呼呼的流出,依稀看到裏面的白色内裤被整个染成了红色,大腿根部积
      累了大量的血液,下身的血和捂着下体的手上的血混在一起,像是秦雪娇的下身
      开了一朵巨大的玫瑰花。

        「不能放弃……」秦雪娇用惊人的毅力站了起来,秦雪娇是天生的战斗者,
      战斗就必然会有输赢,而天生的战斗者在受到极大的心理刺激下可以把心中的不
      利情绪锁起来,就像是有一个开关一样,用完美的心态去战斗!!!

        「诶。」秦雪娇叫了琳达一声,「说你呢,过来啊。」秦雪娇艰难的站着,
      但眼神中有必胜的决心,双手向前伸出,任由下身的血液从伤口裏倾泻,不一会
      两条双腿就都是红色的了。

        「哎呀—呀—呀—呀—呀—」琳达轻蔑的笑着,「有信念当然很好,但是—
      —」琳达擡起腿,摆出跆拳道的架势,「你也要认清现状啊!」

        琳达一脚就朝着秦雪娇的下身踢去,看来不把秦雪娇的下身踢爆真的不罢休,
      秦雪娇用右手单手去接,「切,那就先踢碎你的右手吧。」然而,就在秦雪娇的
      右手接触到琳达的脚的一瞬间却几乎没有受力,而是顺着琳达的力量摆动,「这
      是……太极!!!」秦雪娇右手看似随意的画着圈,但琳达的左腿却怎麽也离不
      开这个圈,秦雪娇趁机反手一拉,身体顺势右转,琳达的这一脚不仅踢空了,还
      被秦雪娇拉倒,双腿呈一字马,狼狈的趴在地上,柔韧性不好的她感到下身有种
      撕裂的痛楚。

        「细细想来你的气化冷冻术也不过如此。」秦雪娇解释道,「所谓气化冷冻
      术,不过是使我速度变慢,并在承受打击时肉体容易破裂而已,但我也有不必承
      受力量也能打赢你的招式。太极!以静克动,以柔克刚,让我看看你的下一步行
      动吧!!!」

        琳达气急败坏的向琳达发动连环攻击,拳头和踢击雨点似的向秦雪娇砸过去,
      秦雪娇只用一招一式就化解了全部的攻击,找準空隙,轻轻一绊,琳达就摔了个
      狗吃屎,「你输了,在场这麽多人都看到了,你应该履行你的承诺,放了人质们。」

        「即使你死在这裏也无所谓吗?」

        「只要人质安全,我任你处置。」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要是你不反抗就没意思了!」琳达扯着嗓子沖着观
      衆喊道,「你们来这裏是爲了看什麽!!!」

        「看女警花的逼被踩爆!!!」

        「听到了吧,我要继续战斗下去!」琳达说者,从观衆那裏接过几个空酒瓶,
      啪的在地上摔碎了,一个接一个,酒瓶脆裂的玻璃碴子充满了整个擂台。

        「你……你要干什麽?」

        「加点作料而已。」琳达阴险的笑了起来。

        秦雪娇这才想起自己一直是光脚战斗,在满地玻璃碴子的擂台上,需要灵活
      走位的太极拳无法施展。

        琳达绕着秦雪娇一圈一圈的走,试图寻找攻击的突破口,「就是这裏!!!」

        琳达猛地向秦雪娇的身后闪去,秦雪娇大惊,不假思索的擡腿朝着琳达的肚
      子踢去。

        「Wryyyyyyyyyyyyy!!!」 琳达兴奋地发出怪叫,一把抱住秦雪娇的腿,
      局势瞬间倒向琳达,秦雪娇的一只脚被琳达仅仅攥住,琳达向后一拉,秦雪娇夸
      张地呈一字马摔在地上,锋利的玻璃碴子全都扎进秦雪娇的阴部,秦雪娇发出渗
      人的惨叫声,秦雪娇面部极度扭曲,舌头都被咬出了血,沿着嘴角流下,琳达感
      到秦雪娇的身体内部发生强烈的震动,秦雪娇的下身用力的往上顶,试图离开地
      面,血液像是被气压定出来似的,成溅射状喷洒出来,琳达眼疾手快,一脚踏在
      秦雪娇的小肚子上,强迫秦雪娇的阴部固定在玻璃碴上,「啊——!!!」

        两个都用尽全力叫喊,不同的是,秦雪娇是痛苦的叫喊,而琳达是爲了发力
      而叫喊。

        秦雪娇无助的喊叫着,甚至盖过了观衆们欢呼的声音,血液从秦雪娇的下身
      涌出,像是把拧开了口的瓶子倒放一样,大量的鲜血在一瞬间涌出,而且持续不
      断,周围的玻璃碴被血液的沖击力沖散。

        秦雪娇突然眼神裏出现一种媚态,抱着琳达的腿,声音变得娇滴滴的,睁着
      无辜的大眼睛,沖琳达央求道:「琳达姐姐!琳达姐姐!让我死的轻松点好麽!
      让我死的轻松点好麽!」

        琳达眼睛一亮,秦雪娇的意志!终于!被我摧毁了!这是最好的时机!

        「把手放开。」琳达冷冷的命令道,秦雪娇听话的放开,下身就这麽毫无防
      备的暴露在琳达脚下。

        「啊——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琳达使出类似
      无影脚的招式,左腿不停的重踩秦雪娇的阴部,因爲秦雪娇的阴部被玻璃碴子插
      了进去,本来是子宫的位置,正充满了玻璃碴子,甚至卵巢裏也是、阴道裏也是、
      就连肉裏都是,这是琳达造成的攻击産生双倍的痛苦。

        鞋跟像小刀一样在秦雪娇的阴部不停的捅着,血液不仅从下面流出,还在琳
      达大力的踩踏下,从破碎的阴部表面飞溅出来,像是剁肉馅时飞溅的碎肉一样,
      秦雪娇的疼痛达到极点,双手已经无意识去护住自己的阴部,任由琳达的脚肆虐,
      生殖器在踩踏下被玻璃碴子划成一绺一绺的,卵巢被生生踩爆,像个鱼丸似的,
      骨盆粉碎性骨折,碎裂的骨头扎透腹膜,肠子也从阴部流出,卷在琳达的鞋跟上,
      一下一下的捅进秦雪娇的阴部,再被拔出来,就连秦雪娇的警服上衣也被血液染
      红了,头发都被血液浸湿,一绺一绺的,秦雪娇一边大声呻吟着,一边大口喘着
      粗气,像是生孩子一样,但比生孩子还要痛苦十倍。

        琳达推到秦雪娇,朝着秦雪娇的身体不住的踩踏,胸部、肚子、下身全都难
      以幸免,秦雪娇一边艰难的用手阻挡一边向笼子的边缘爬去,嘴裏还一直说着:
      「别了!别了!快停下!快停下!」

        琳达一边踢着秦雪娇一边跟着秦雪娇走,秦雪娇爬的当然没有琳达快,在这
      种耻辱的攻击下,秦雪娇一边哀求一边哭了出来。

        琳达突然跪下,膝盖朝着秦雪娇的阴部顶去,这一顶颇有门道,不是企图打
      击,而是把膝盖包括蜷曲的腿部,以膝盖爲顶点像阳具一样,捅进秦雪娇的下身。

        「我操——!!!」

        秦雪娇身体一个激灵抽起,身体像到了岸上的鱼一样反複拍打着地面,凄惨
      的样子让一些不是那麽变态的观衆都感到一丝恐怖。

        肚子被琳达的腿撑得夸张的鼓起来,像是伸进一个灭火器一样,肚皮被撑得
      薄薄的,透过肚皮,可以清晰的看到内髒被琳达的腿挤的扁扁的,眼看肚皮就要
      爆掉。

        琳达把腿拿出来,顾不得自己的腿也被玻璃碴划破,右手拿起一个酒瓶在地
      上把瓶底敲掉,拿着一半的酒瓶,瞄準秦雪娇的下身捅进去,紧跟着整条手臂也
      捅进去,秦雪娇先是用手紧紧捂着自己的小肚子,随着琳达捅得越来越深入,双
      手慢慢滑向肚脐眼,紧接着秦雪娇眉头一皱,嘴裏发出「呜呜」的哭声,秦雪娇
      痛苦的捂着自己的上腹部,秦雪娇整个身体向前弯曲,突然看向琳达,紧接着秦
      雪娇的嘴裏吐出黑色的血液,双手从上腹部慢慢移到双乳之间,衣服在秦雪娇用
      力的按压下险些被拉上来,秦雪娇攥紧拳头,根据胳膊和酒瓶的长度来看,应该
      已经从下身一直破坏到胸前,秦雪娇捂着的部位就是碎酒瓶的间断,不同的是这
      次秦雪娇没有喊叫,生命正从秦雪娇的身体流逝。

        琳达抽出右手,把酒瓶留在秦雪娇的身体裏,双手捏住秦雪娇的双乳,寒气
      从指尖流出,「啪」清脆的一声,秦雪娇饱满的乳房出现细碎的裂纹,接着被琳
      达抓爆,乳房的肉碎成一块一块的,像是破碎的瓷器,当琳达的双手一离开,秦
      雪娇的双乳就迸发出灼热的血液,一团烂肉挂在秦雪娇的胸前,给秦雪娇胸部特
      写的屏幕在如是转播的同时,屏幕一圈亮起了彩色的 Led灯,像是马路边的招牌
      那样。

        琳达高高的将脚擡起,聚光灯一齐指向秦雪娇,噗!当琳达的脚捣中秦雪娇
      的阴部的那一瞬,一团血花迸出,碎肉像被弹起来一样,挂在铁笼的连琳达都够
      不到的地方,秦雪娇「嗯」的一声,紧接着鲜血从秦雪娇的两腿之间流出,像小
      溪一样,流过琳达的双腿之间,再一看秦雪娇的肚子已经爆开,裏面的东西都出
      来了,叫不出名字的内髒有的瘫在地上、有的挂在胸上,最多的还是一堆堆在肚
      子上,裂开的小肚子的肚皮无力的摊开,像撕碎的塑料布。

        同样的,转播秦雪娇阴部特写的那个屏幕也亮起了庆祝的彩灯。

        「嘿!」琳达拉过秦雪娇的身体,秦雪娇的双眼无神,傻傻的看着自己的阴
      部,琳达把秦雪娇的双腿劈开,从180度掰成360度,双腿恐怖的于身体平行,鲜
      血从阴部爆开,像是掰碎的水果流着汁液,右腿腿被生生掰断,紧接着琳达将秦
      雪娇扔到地上,一脚踏在秦雪娇一团烂肉的阴部,一手拽住剩下的左腿,秦雪娇
      双手无助的挥舞,嘴张开想要说些什麽,但嗓子裏的血呛得她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只能不住的咳嗽,砰!的一声,左腿被生生拽下来,仍到地上,由于惯性,蹬着
      秦雪娇阴部的琳达的脚往前一滑,踩着秦雪娇的阴部贴着地面摩擦,一堆碎肉抹
      在了地面山,形成一道红线。

        琳达拉着秦雪娇的一只手,把秦雪娇拖行到铁笼的另一侧,这裏,笼壁上遍
      布长长的铁钉,琳达把秦雪娇的后背戳到这些铁钉上,秦雪娇靠着铁钉固定在笼
      壁上。

        琳达揪住秦雪娇的两只胳膊,一只脚踏在秦雪娇的肚子上,残忍的发力,秦
      雪娇疼得把头向后仰去,啪!啪!两条胳膊全被连根拔起。于是!人棍秦雪娇诞
      生了!!!

        琳达狠狠的扇了秦雪娇一个耳光,「你还得意麽」「嗑……」秦雪娇摇摇头。

        啪!又是一个耳光,「一开始我说什麽了」秦雪娇咽了一口血,「说我是贱
      货」啪!琳达更用力了,「不是这句」「说要踩爆我的逼……」

        琳达哈哈大笑,好像忘了秦雪娇一样,自顾自的跑到铁笼中心跳起奇怪的舞
      蹈,一会儿又咳咳的笑,还弯着腰捂着肚子,笑的眼泪都流出来。

        琳达走进秦雪娇,一只手撑在秦雪娇的旁边,像是壁咚一样,脸凑到秦雪娇
      的脸上,放肆的说:「那我做到了麽」……

        「做到了」

        「我做到了什麽?」

        「踩爆我的逼。」

        「踩爆你的哪儿?」

        「逼。」

        「对你的逼怎麽样了?」

        「踩爆我的逼。」

        「再说一边!谁的逼被踩爆了?」

        「我的逼被踩爆了。」

        「你是谁?」

        「秦雪娇。」

        「是贱货秦雪娇。」

        「我是贱货秦雪娇。」

        「秦雪娇现在怎麽样了?」

        「贱货秦雪娇的骚逼被琳达大人踩爆了……」

        「嘿嘿嘿嘿嘿嘿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也别难过了,既然你也知道
      你的是骚逼,我把它踩爆了,不就省的勾引男人了麽。」

        琳达放肆的大笑,发狂的抽打秦雪娇的耳光。

        琳达一拳捣中了秦雪娇的肚子,紧接着有事一拳,一拳接一拳,秦雪娇的肚
      子深深的凹陷下去,内髒被挤压的声音隔着肚皮都能听到,等琳达发洩完了,秦
      雪娇的身体就像菜市场裏吊着的猪肉一样,不同的是鲜血将她整个染红,除了秀
      美的脸庞几乎没有地方还有本来的顔色。

        琳达抱住秦雪娇的身体,一下一下的用膝盖重重的顶秦雪娇的肚子,在琳达
      的膝盖下,秦雪娇的肚子看起来是那麽软,没顶一下,就像是枕头一样完全的憋
      了下去,骨头碎裂的声音不绝于耳,内髒大量的从下身流出,粘稠的内髒在双腿
      之间挂了一大托,足有一个书包那麽大。

        琳达拿出一个锯子,横在秦雪娇的肚子上,秦雪娇没有反抗,也没有不甘,
      她认命了。

        锯子在肚子上前后划着,血液从断开的部分喷出来,像是人工喷泉,紧接着,
      秦雪娇的下半身掉了下去,和内髒堆在一起,琳达两只眼睛变得空洞,突然抓起
      秦雪娇的头,把秦雪娇的上半身在地上不住的摔打,秦雪娇的喊的什麽谁呀听不
      到,因爲观衆们全都被琳达突然的举动吓到了,鲜血从秦雪娇肚子上的断面甩的
      到处都是,脖子咔咔的响,乳房狠狠的被砸向地面,突然,秦雪娇的身体飞了出
      去,两个乳房扎在笼壁的铁钉上,固定在上面,琳达的手裏拿着秦雪娇的头,琳
      达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哭起来,像是小孩子玩坏了玩具那样。

        工作人员走进来,捡起秦雪娇的头把它粗暴的塞进自己的逼裏,又把身体的
      其余部分收集起来放进一个绞肉机,将肉酱般的秦雪娇和艺术品般的「逼中头」
      一起放进一个黑色塑料袋裏走出去。

        一开始小溪裏只是隐约有些红色的东西,出来玩耍的小男孩和他的姐姐最先
      发现了异样,紧接着,一些不可辨认的人体部位沿着溪水流下,切碎的肉块在水
      面上覆盖了厚厚的一层,啊!小男孩的姐姐最先叫出了声,她认得出其中有一大
      块的是女人的下体,被切成一段,只保留了上到腹部、下到大腿根的部分,一张
      血肉模糊的脸睁着死不瞑目的眼睛从 B裏向外看,腿间的肉缝被扯得裂了开,头
      颅把女体的下腹部撑的老大,长长的头发从腰间的断面伸出来,和肠子搅在一起
      ……